九江爱情是种甜蜜的幻想

看到一篇很美的文章,美丽的音乐,图文并茂,伴随着一丝淡淡却怎么抹也抹不去的忧伤,静静的夜,心头泛起某些本以为早已忘了,却总会不经意的想起熟悉的味道……夜,好静,房间里传来男人节奏平稳的呼噜声

甜蜜

  开始恋爱,开始本以为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婚前同居生活还有一个月就已经是整整一年了,本以为有了个人来陪伴,日子会过得非常的不寂寞,谁知道,平淡不再而寂寞却依然。记不清是何时起,总喜欢静静的抱在黑暗中流泪,双手紧抱着膝盖,生怕自己会散了架了般,任凭你的不知所措,任凭你一再追问怎么啦而我无语,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了。也许是生活辜负了我,辜负了这个也许应该有精彩不凡的感情生活的女人。(是哦,是女人了,从还没有开始恋爱的时候就已经沦落为女人了。)

  你总会问我,为什么那么爱哭,那么爱流泪。而我也总会在这个时候回答你,他们说水瓶座的女孩都是爱流泪了,水多嘛。而你总会在这时送我一句不客气的“狗屁”!而我们彼此也已经习惯了,这是我们的经典台词,如果我们分手了,我也许会忘记你,但我无法忘记你的“狗屁”。

  你疼我,的确。有时很疼我。可是你也木讷,我真的觉得很闷,真的。其实,我很想跟你说,能不能有点朝气,一年了,我忍住没说。因为我们是不小心在一起的。这样也会伤了你的自尊心,不管你以前做了些什么,毕竟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你确实很专一。但今晚,我终于开口问你了: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很闷,很死气沉沉。你怎么那么没活力呀!!!是的,你的话很少很少,而对所以你见过的事,几乎都会问为什么,除了这句为什么之外,你不再说些什么。如果你非要问“为什么”的时候才开口的话,我倒情愿我的你是一个哑巴,可你不是,争论的时候你特别的善辨,哪怕你知道一会必须要身中重伤,你也会情愿先辨完再受伤的。这一点,我们很像,往往你先赢,我后赢。像今晚,我输了赢了之后,我说,我错了,我们都错了(其实我说的是我匆忙选择你的这一码事。)你笑着说:,我们都对了。眼泪还没干的我,听到这句话,依然忘不了像平常一样耍一下水皮子:这就是传说中的双赢吗?

  曾经,我的确是一个调皮捣蛋古灵精怪的可爱女生,而且,也长得挺对得起观众的。我没想到一场网恋让我变了样。我不想称之为网恋的。可的确我真的是在网上遇到他的。

  故事的女主角是位不经事世的单纯女生,单纯得像一张未曾碰到笔墨的白纸。单纯本来是好事,可单纯的人总容易受感动,容易动真情,当然也容易受伤。

  那年那天,那个无所事事的下午,我上网了。大字不识两只的我,也学着人家的样,在电脑前操起我的一指禅,上网聊QQ了。拥有一个QQ之后,在朋友的耐心指导下,我胡乱加了一些人,怕给坏人坏,专门研究了人家的网名之后才加的。基本是这样的:名字过于肉麻的不加,用歌名做名字的不加,老了的不加,小了的也不加。相信这样就会提高我网友的含金量。

  不疼不痒的,聊了一个多月。未曾记住任何一个网友的名字。

  除夕那晚,大家都欢欢喜喜的忙团圆的时候,我跟父亲吵架了,二十出头了,还被打,被像打贼一样的用家伙打……饭也没吃便跑了出来。跑出来的时候,不知道自己应该去什么地方,去到网吧。乡下网吧在除夕夜,却都奇迹般的爆满了……我在网吧的门口,找一个静静的地方,静静的流泪,静静的等着,等着有人下机了,我好进去,我不知道自己该去那里,该怎么样才不哭,曾听说过懂得倾诉是一种理智的说法,当时的我只想找一个不认识的人好好的倾诉。为了这次倾诉,我耐心的流着泪,等候着,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有人出来了。

  上机,打开QQ,上面人好少哦。大概都去过节去了吧。

  刚好有一个人发过来跟我问好

  微尘:新年好啊。

  凡尘:不好。

  微尘:怎么了。

  ……这只是一个插曲,只是有必要提一下,他就是我现在的男朋友,只是,这次故事的主角不是他。

  忽然,又有一个人头在闪。

  一个叫江少的网友发来的消息。

  江少:新年好

  凡尘:不好

  江:何出此言

  我:跟家里吵架了,几十岁的人了还被老爸当小孩一样到处追着打。大过年的,我饭都没吃呢。

  江:怎么回事呢。

  我:习惯了,爸爸从来都是很暴力的,从小到大都是这样,老哥也是……

  江:不要去想它,一家人,难免会有摩擦的时候。别太认真了。父母始终是爱自己子女的。

  就这样三言两语的聊着,从工作聊到读书,聊到兴趣……只要能拿出来聊而又不让我触伤的,我们都聊了。听着他给我放的我没听过的美妙音乐,心情渐渐的平静了下来。

  聊天中,我得他在他们那边的一个政府单位上班,除夕在单位值班的,所以陪我聊到了天亮。我还知道了他是在“广东工大”读的大学,修的是文科。

  言语间,我被他的语言魅力深深的吸引了。还有他那种年龄不应该有的那种真。从些,我的上网有了些期盼。

  聊时事,聊明星,聊美文,聊情感,甚至还八卦地聊起了同事……

  过年后,我找了一份新工作,工作的地方离他更近了。工作的地方可以上网,日夜都可以。所以我们也就聊得更勤了。所有工作中的一切事情,开心的不开心的,我都会拿出来跟他说,他不但是我的挚友,更是我的良师。于是我主动叫他“江少哥”我很幸运也很乐于有这位了不起的好哥哥,有时候,我会跟他说,他比我的亲哥哥还亲。有时,我说自己心情不好,他总会问我,要不要听歌,我那时不懂在网上找歌曲,而自己又是十分的喜爱音乐,于是都会乐意的接受了。每天,我们听着音乐聊着天,就这样过了半年。

  后来的某一天,无意中得知他已到而立之年,却仍然单身一个的时候,有一股冲动,想做他的女友。当时的我甚至想,只要是他,哪怕没见过面,哪怕是武大郎,我也甘愿委身于他了。虽然,后来事实证明了他并不是武大郎,而是风度翩翩的唐伯虎,可我还是没有如愿。

  每天个深夜,宿舍里的同事们都纷纷入睡的时候,我总会像个老鼠一样,偷偷的从床上爬起来,去到我公司的前台,熟悉的打开电脑,等待他的出现,那段时间,我除了上班就是上网了。后来,他上线越来越少了,我的期待与失望同样的也越来越多了,终于,我忍不住问了他的电话号码,为了配合他,当时还没有配电话的我,一等到发工资就去配了电话。第一个月,我的手机费600多元,除了发短讯和偶尔打个电话给他。我几乎没用过什么。我们持续了三个月,短讯超过每天一百条的记录!现在回想起来,真的不可思议。

  有时候,我会傻傻的去想像他的样子,想,他会是什么样的呢。有多高呀,是不是白脸书生,还是脸是长麻了星星点点。有时候实在想像不出,就会在深夜跑到公司一宿舍一间空置的房间,站在窗户边上给他打电话。

  我会问“江少哥,你多大了呀“他经常会回答我,四十出头了。长得什么样子呀?我再问的时候,他会回答我,四十多了,头都秃了,地中海了呀。我再追随者问下去,多高呀?(因为我身追求过我的男孩,在我认识他之前的,几乎都是因为身高过不了关,在南方,我这种168的躲实在算高了)他也总会回答150左右吧。我心里惊讶,不会吧,咋这智商和形象成反比了呀,不过我还是坚持着在那里信誓旦旦的保证“江少哥,不管你长得怎么样,我都想跟你见上一面。我不是因为你的容貌而想认识你的。”

  后来,我们约好了,五一放假的时候,会见上一面,但是要在白天。是的,没怎么跟陌生人打过交道的我,毕竟还是有点怕怕的。毕竟,我是女孩,我是一个单纯的女孩。

  某一天,这个故事里,唯一的一个反面人物出现了。“幸福的鱼”是他的网名。

  某天,我发现在我QQ里有个人头总在那里不停不停的跳动着,我不和陌生人聊天的。

爱情是种甜蜜的幻想

  可对方一上来就跟我说:好久不见呀。还记得我吗?

  我问:你是谁呀

  鱼:不记得我了呀

  我:我不认识你哦

  鱼:XX,我知道你哦。我还知道你是哪里人,你做什么工作的。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网络,聊了这么久了,我只和一两个人保持联络哦。可他们都还在呀。

  鱼:哈哈,你不知道我是谁

  我:江少哥吗?呵呵,我知道一定是你了

  后来,对方一直不肯承认,而我却认定是江少在哄我开心,于是我也很尊重对方地跟他三言两语的聊了几句。

  大概过了一个多月吧。对方说要来我这个小城,问我方不方便见个面。我想,你来我的地方,我还怕你呢。加上当时我的交际范围实在太小了。我几乎没什么朋友,也就抱着“有朋自远方来,不变悦乎”让他来公司找我了。

  他出现在我公司的时候,我有点恐慌,我不知道怎么办,我很少朋友,更别说是异性朋友了。我也不好意思在公司接待他。于是我带他去了我一个同事的出租屋,小小的出租屋里,特别热闹。Sammi和男友与及男友的哥哥一见到我们,便以接待我男朋友的身份去接待对方了。我忙解释,不是的。可见对方正有此意,而我却不懂怎么解释了,心想,反正也就一会时间了,一会他就会走了。怕什么,日后大家自己都会明白。

  可时间一点点过去了,他还是不走,后来,他问我们,有没有地方借宿呀。由于大家都是年轻人,而Sammi和男友明也是热情好客惯了的,忙都邀请他在出租屋过夜。后来,很晚了,本想就这样一群人坐来天亮的。可是,后来Sammi他们三个不知道怎么的就走开了,我与他单独处在一个本来就不大的空间里,我感觉空间更显得小了,总想找些什么来做,来排除掉空气里的尴尬。可是,后来我终于困了。我坐在那里点起了头打起了盹。忽然,我感到有一双手在靠近我,我惊醒了,问,什么事?他说没有,看你很美,正是睡得朦胧的时候,有人人这样跟我说,心头不禁一热,差点情迷意乱起来了。可是我没有。我问他,这么热,门怎么关了,他说,有电风扇呢。我问,你不困吗?他说,不困。我不明白那时候的自己为什么那不蠢,不明白原来男女之间除了单纯的友情还有别的不干净的东西的。我更不明白我的轻易信任会对我造成了深深的伤害。

  见他没有睡意,我们聊起天了。虽然,我很困。聊天的时候,他问我脸部为什么有时候会动,我告诉他,我有脸部神经炎,他适时的予以了理解,我感谢他的理解,因为生活中总有一些人不理解我这是一种病情,他们当成笑话来看,所以我感激他的尊重。后来,聊到了,我的鼻炎,我的支气管炎,聊到我之所以有时有觉得呼吸困难……他一点点的了解与同情,一点点的给予我信心,给予我安慰……当时的我觉得有人人听我诉说,真好。可是我现在想对小女孩们说,深夜,别单独对一个你并不了解的男人诉说什么……别给人家趁人之危的机会。聊天的空档,他慢慢的靠近我,一点点的接近我,一点点的博得我的信任……他终于抱住我了,我不懂他想干什么!!!!我问,你想干什么,他说,我只是想抱你一下。后来,我再也反抗不了了。恶心的是,我还听到他在霸王硬上弓的同时,还跟我说着,他不介意我是不是处女的话,还在跟我讲着性爱的美,还在跟我讲一个他口中的患有绝症的女孩上网求爱的故事。似乎在证明,他一直都在帮我!!!我感觉到自己下体传来阵阵的疼,我感到自己的无力与哭泣,可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最宝贵的东西没了。一下子,被一个陌生人破坏了!!!从小,我受着保守的教育,我一直想把这少女最美好的东西留到我美丽的新婚之夜,没想到,我恋爱都还没经历过,就已经失掉了做人的资格。那一夜,我沦落为女人。

  哭……哭……除了哭……我还是哭。二十几年了,除了被老爸打,我几乎是从来不掉眼泪的。而那时候,我持续了哭了一年多的时间,现在的我,虽然也经常哭哭,但绝不是那种生不如死的哭……

  完了,一切都完了。想死,可又不想便宜他,想告他,又觉得丢不起这个脸。虽然,从第二天开始,他一直想求我嫁给他。他在小城最热闹的文化路给我下跪了,手里捧着听说名为“纯洁的爱”的一束鲜花,我送了他一巴掌,然后,走了。与其无级无故的嫁给这么不一王八蛋的男人,不如让我想着我对江少哥哥的纯洁情感,孤独的走下去。

  五一的时候,因为不想在宿舍里呆着,跟同事们一起出去玩了半天,始终还是没办法从失身的痛苦中走出来。我给江少发了一个短讯,我想见你。

  他说,我忙呢。我再告诉他,我已经不再是女孩了。就昨晚。江少回了我,那还有见面的必要吗?其实,我想见他只是自己的一个梦而已,并没有真正的期待过跟他相伴一生。像往常一平,越是脆弱无助就越想他的安慰,他的安慰让我得以生存。

  五月二号那晚,我又发了个信息给他,你现在在哪里啊?我们明天见面哦。他说,我在你们这个小城的机场啊。这么巧,我迫不急待的想见到他。并有破罐子破摔的想法,我不怕他对我怎么样了。你来接我,好吗?他说,不太好吧。这么晚,而且我是坐朋友的车。在我死缠之下,他跟他朋友出现在我的面前了。

  见面的时候,他就在我面前,因为他在视频看过我的原因,他认出我了。可我,却没有认出他,我找不到有一位身高150左右秃着头的四十出头的男人,但看到两个同样风度翩翩相貌不凡的男子,而且,还都很高。戴眼镜的那个他叫了我的名字。啊????不会吧,是他……

  见了面之后,他帮我在酒店开了一间房,就走了。这是三星级酒店,而我是第一次住酒店的,什么东西都不懂用,他帮我开了门开了灯教我用东西之后,就走了。

  一个人在酒店里,很想再见江少一眼,因为,我怕我第二天就得走了,只想再多看一眼。后来他接到我的信息,过酒店来了。三言两语之后,他还是走了。

  有了这次的见面,我更期待与他在网上的相见了。于是,我终日沉迷于网络,办公室,网吧。只有有网之处,我不管是入地三尺还是上天千里。

  失身这个问题很真实,时时刻刻的提醒着我,让我哭,让我痛,让我知道自己已经不够好了。已经不具备做人与恋爱的资格了。江少也渐渐疏远我了,我没心工作,辞去了自己当时的工作。家也不敢回了,觉得没脸再回去了,住在Sammi家里,企图忘记他,忘记这几天发生的一切,偏偏祸不单行,就在那个时候,我遇上我了生命中的第一次抢劫,摔伤了身体了头,住在Sammi的出租屋里疗伤,他们通知来了我的“男朋友”我不想见的一个人,可是,那时我已没办反抗,就当给他个赎罪的机会,而我,也是个不懂恨,更不想恨的人。喜欢读美文,喜欢世间的美好,听说,恨是一种很累很不道德的东西,我试着原谅他,试着想跟他在一起,试着想“生米既然煮成了熟饭,就开饭吧”可是,我依然没有办法去接受那个曾深深伤害过我的男人。虽然他一心想赎罪,一心想补偿我。

  后来,我跟江少借了两千元,因为我确已一无所有,我连想去用心工作的力量都没有了。而我又不能死,我知道我不能,我有个虽然不美满,倒也有爱的家庭,有关心我爱我的亲人。我不能让他们伤心,不能让他们成为议论的对像,所以我决定暂时放下工作和一切,支一个新的地方,开始新的生活,我用这两千元报了一个学习班,剩下的钱和我一个月前的工资,作为我学习期间的生活费,我还为自己买了一本叫《女人枕边书》的书,试图就这样为自己疗伤,试图开始新的生活。可是,后面发生的一切,证明我其实无法做,所有的一切不过都是的我一厢情愿而已。

  我仍然渴望上网,渴望见到他亮着的人头,哪怕只看看。如果他不在线,看看他的个人空间,留下自己的足迹与祝愿。或翻翻我们的聊天记录(在离开公司的时候,我把我和他的聊天记录复制在Word里面,发到了我的邮箱里,像那样单纯的感情对我来说,真的很宝贵,很值得珍藏,也许他会觉得没什么。)

  每天,我几乎都会逃课,去跟他说一句:好啊。

  这样的生活的确很可怕,但我仍觉得好过我把自己的双膝抱得紧紧的,倦在床上无力的哭强些。跟他聊天,我会忘记发生在我身上的所有不幸,于是,我选择这样自己骗子自己。而他也总劝我,不要这样。当然,如果我不提起,他从不会提醒我是双已经破了的鞋子。而我每天都是疲惫和失魂落魄的。视频的时候,听着他放给我听的歌,我总会哭,虽然,他不敢再轻易放伤感的歌曲给我听。怕我听了伤心。那年夏天,他给我听了一个季节的《宁夏》以致我以后逢不小心听到这首歌,都会不自觉的想起他。

  那时,我问过他可不可以跟我在一起的。他说,要找一个同乡的人……我天真的相信了这个理由,因为我不想去告诉自己,是因为你的不够好,他才不选择你的。我们仍是兄妹称,我们之间干净得像雨后的天,我记得自己曾傻傻的问他:如果还有来世,你会选择我吗?他说:会。我说,我不想再这样丢掉你了,好可怕。他说:来世,我会牵着你的手走。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很认真,我看到了他视频里的样子。他知道我总会在夜半惊醒,因为我告诉过他,我一直重复着的一个很真实的梦“我们一起在雨后的林里散步,忽然,一个很美的女子的呼唤声,把他从我身边召走了。是忽然消失的那种,每次,总留我一个人在林里惊慌失措,无声的流泪,无声的呼唤……

  他让我把他黑名单了,我像他说的做了。可是,不用一天的时间,我又会找遍所有他步过的地方,终于在QQ空间里找到了他的号码,因为他去过我的QQ空间做客的,我又加了他。他不在线,于是,那个下午,我在他QQ空间里逛了一个下午,他没出现,我听着他经常放经我听的音乐,回复他的文章和相片,就这样过了一个下午,这个下午,也是我傻傻等待的开始,后来,他上线的时间越来越少了,有时候即使上来了,也是三言两语。有一次,我发现在他在QQ游戏里斗地主,就打开了,也就是那个时候,我学会了斗地主,输了几千分之后,清又重头再来了。后来还是负了。再后来,我真的着迷了,不知道为什么,知道他做什么,我总会去做什么,虽然我也明白这样并不好,只是,好像除了这样做,我不知道自己到底还能做些什么。

  有一天,他忽然问我,汕头XX影院什么时候放《头文字D》,那时候,我除了关注他的QQ头相,几乎未曾关注过身边发生的一切事情,后来,我在网吧看到别人在看头文字D,也学着打开来看了,至今记得一句话,就是那个胖子在被打伤了鼻子流血之后,问了一个漂亮女生的一句话“以后会不会每个月来一次呀”那一次,我真的笑了。只是后来哭得更多

  ……学习的时间很快过去了,我还沉溺在对他的幻想中,始终回不了头。忘记一段旧的感情,最好的办法就是让自己尽快有一份新的感情,我这样告诉自己,可是,在广州半年的时间里,我仍未能接受到任何的男性,我排斥着身边的任何一个异性……因为,当心里装着一个人的时候,你根本不可能开始一段真正的感情,不然,那就是欺骗,也是一种负担……

  我千万次的告诉自己,醒醒了,要开始新的生活,可他仍像被谁狠狠烙进我心里一样,既很疼,也很美……久久的挥之不去

  时间很快过去了一年多了,在一年多里的时间里,即使再也不相见了,可即使几个月未曾在网上碰上他,也会经常,在每个醒来的清晨,在每个回到家的夜晚习惯性的想他。想起我们之间的一点一滴,很苦,很美,但也很怕,我怕我自此无法醒来,无法再爱……好希望有个人能来救我出去,可是,那个人始终没有出现。

  想念与期待总是漫长而又美丽的,而我就将被那种带着剧毒的美丽所毁灭,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才能开始正常人的正常生活。也不懂怎样才能让自己拥有一份干净的,真实的而不是只有我自己幻想出来的感情。

  这个时候,他出现在了。故事开头男主角,那个很木讷的男孩。他是我的网友,聊了两三年之后的,也是在五一期间的某一天,他说他想来广州找工作,那时的我,自告奋勇的去接了他,在车站,是他首先认到了我。而我是认不到他的。天啊,好胖,天啊,好大的肚腩,天啊,比我还矮,走在一起就像一个石磨在滚动着……不巧的是,他的朋友正住在我住的村里,就几步路。后来,我们天天见面,天天在一起,再后来,他找了接近一个月了,也还未找到工作,后来,他的朋友要回去结婚了,他没地方住,我因为也只是一个人的原因,让他住进我的家。于是,我们开始了。

  多愁善感而又重感情的我,对爱情仍然期待着,天真的期待着。虽然,我知道他之前有一个同居了几年的女友,最后分手了。只是,因为我也有着不光彩的过去,所以我并不在乎他的过去。大家相处得越久,知道对方的事情也就越多,我知道了他五一的时候曾见过两个网友,都是说喜欢他的,然后自己去深圳找他的。我以为他在吹,再后来,半夜的时候,半会有个电话响了两声之后就挂了。再后来,白天也有,而他也会往回打,他告诉我,是网友。好亲密的网友呀。他告诉我,他没什么朋友,只有网友!!!跟我好像哦。一个现实生活中并没什么勇气去结识朋友的可怜儿。

  偶然的一次,半夜那个叫X华的女孩打来了电话,说他的脚受伤了什么什么的……你的脚受伤找他什么事?可是,短短半天的时间,木讷的他不可能跟那个她发生过什么吧。难道已经有了感情???我这样想,后来,由于好奇心的驱使,我看了他们的聊天记录!!!!看了了发给她的短讯,当时,他是用免费的KC发的,所以他用过的电脑会有记录。真相接近大白的时候,他口口声声肯定他们之间没什么,是我的多疑!再次次,我伤心的哭了,为何我总会遇人不淑呢?我心里怪了老天的不公。可是,想想,自己也并非是抱着非他不嫁的态度来的。后来,他告诉我,他们在一张床上睡过,他摸索过他,而却没有真做(原谅我说这些,我愿以为只能有爱才能帮的,而我看不起男女一见面就自愿意的躺床上去。虽然自己被人按下去了那么一回,可心里仍无法平静。)

  由于有了一次的开始,我像被蛇咬过的一样,怕足了井绳,我疯狂的查他的聊天记录,也许知道得更多,就会越失望吧,我对他再也没有了以前的信任。找不到安全感,不知道对方是真是假,好怕又入了虎口。他如数家珍的告诉我,跟他发生过关系的女性,和语言已经暧昧,特别暧昧的一些网友。在聊天记录里看到,甚至有人已经聊到要他帮做远程人工呼吸,问候到了他的生殖器官的健康。我还知道了这样几件事,经他前女友的证实,他确是说了实话。他和前女友是先在床上,然后才在一起的。而且,和前女友交往的时间,曾背着前女友去见一个曾经爱慕过他的女孩,并且还和一位名有“小梅”的女网友老公老婆的相称,而对方,他也见过!在女朋友的眼皮底下,网上聊,下了网还用手机跟她发信息!!!!!他女朋友就说,有一次,她在电脑旁,不小心看到那小梅发来的一条信息,在跟对方讲明了自己的身份的时候,对方还死死不肯相信,说自己才是微尘的女朋友!我没想到木讷的他,外表老实,在网上却是有这种爱好的……昨晚,他甚至表明他羡慕他那朋友兄弟两(泡妞高手,一个是结了婚了还在外面包了N奶,前几天,老婆跑了,他对这件事还发表了看法,他一直很厉害的,我都很佩服他,两头都哄得服服帖帖的,怎么这次失手了。另一个经常约女网友见面,经典之说是约了一个混身是毛的女孩,亲着吻着的时候,却发现扎嘴而停止了)!!

  不小心的碰到了一起,出演了一场闹剧,我只是希望剧情能有所改变,让他对变成一部有美满结局的生活片,百不要是笑话或者是悲剧,任一个极端都不想要。哪怕让我的泪仍然每天都流一点点……

  《宁夏》仍然在唱着,好想好想回答他几个小时前的一个问题,我为什么流泪与及他哪里做昨不够好的问题。只是,哭的时候真的好无力。泪,似乎是一每一个女人的通用武器,或者利用它来让自己变得更坚强,或者用它来捍卫自己脆弱的情感。而我,综合了它的所有作用,哭,并非是责怪,或对对方的不满,也许,只是很纯粹的发泄,也许,只是对自己的行为后悔了……

标签: 甜蜜 幻想 爱情

作者头像
admin创始人

上一篇:九江[长篇]番仔王文象(续一)
下一篇:九江真相原来是这样猥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