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江[焦点评论]引发争议的关于“超女”的四大另类话题[已扎口]

四大另类话题之一:超女一炮而红的另类原因

超女

    四大另类话题之二:对超女粉丝的另类剖析

    四大另类话题之三:超女背后湖南卫视与央视的另类PK

    四大另类话题之四:另类之眼看超女歌手及评委诸君

    几天前发了个关于稿子《超女、革命先烈、央视及其他》,引起了大家广泛的争议,因原稿段落较散,所以又整理了一下,一来方便大家观看,二来希望有更多的朋友看到后各抒己见。

    之前有数家平面媒体向我约了这篇稿子,但最后都由于担心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而要求我删掉第三个话题只刊登另外三个。我觉得第三个话题是非常重要的,而且也耗费了我最多的精力,因此我希望保持我文章的完整性。

    我不认为大家必须支持本文中的观点(那样和超女粉丝就没区别了),在此抛砖引玉,希望与大家共同探讨乃至争论。

    愿大家都能心平气和的摆事实、讲道理,不攻击、不谩骂,以理服人。

    四大另类话题之一:超女一炮而红的另类原因

    在我做了二十年的市场、营销、媒体、传播、推广这方面的工作,超女还真是一个挺有意思的案例。

    超女这个节目的实质其实就是一个比较NB的真人秀青春偶像剧(如何NB在后面会讲到)。先说青春偶像剧,这东西做好了绝对是一炮走红、火箭式攀升(大家应该还记得几年前的《流星花园》)。为什么呢?想一想它的受众吧,如果一个50人的班上有5个看了某节目或某电视剧的人在一起兴高采烈地议论它,其他那45人中至少有30人会这么想:“我要赶快去看这个东西,否则我在一边插不上话多郁闷呢。风头都让那几个SB抢走了”当班上已经有35个人加入了这个游戏中时,剩下的15个人还跑的了吗?——这就是青春期!

    所以你只要做出一个东西,让这东西(或者说这东西中的某项因素——例如说偶像式的人物)能够吸引几个孩子,同时让这几个孩子觉得这事很酷、很时髦、很新潮、是以前没有过的,那你放心好了,用不了多久,所有的孩子就都会传染上它了。

    我指的孩子们并不只是说大中学生,也包括很多二十多岁甚至三十来岁的已经工作的青年人,虽然他们之中不少人已经成家立业,但这批独生子女们在心态上还残留着很多孩子气的东西,或者说他们的青春期还没过去呢。

    当然,那些真正老谋深算的成年人不会关注一个孩子们的节目,他们都太忙——要忙着算计钱、还要忙着算计人,够辛苦了!但一个东西已经被炒得那么火了,你能不看看热闹吗?(日前,某地有人欲跳楼轻生,观者如云,更有附近居民出租小板凳及望远镜以便大家欣赏,最后,跳楼者被劝阻回头,众人大失所望)

    对于超女的炒作,央视功不可没。(有人一定会问:怎么可能?央视不是站出来批评它过于低俗吗?)

    我调查过周围的许多人,他们一开始在很长的时间里根本不知道超女,个别知道的也只把它当作一个地方电视台的哄孩子们玩的选秀节目,没怎么在意;直到有一天各主流媒体刊登了央视抨击个别电视节目庸俗化倾向的报道后(请注意,在此之前除了超女举办的省份以外,其他全国各地的主流媒体从未提到过超女节目),人们的注意力被吸引过来了,好奇心被调动起来了——这是什么东东,让央视如此不爽,我来瞅瞅。

    可以肯定的说,央视拥有远远大于湖南卫视的品牌影响力,结果它在不经意间帮助后者完成了后者做梦都想做但本来永远也做不到的一件事,那就是:完成了这个节目的受众群体从低龄化到全民化、从个别省份到全国大地、从校园网吧到写字楼办公室、从草根阶层到知识精英的全方位提升。

    央视要想捧谁未必会成功,可央视要想毁谁倒有可能替它赚足更多的眼球!

    人都有逆反心理。

    再来说说超女这部青春偶像剧为什么NB:

    所有的电视剧都是提前编好的,而且为了拉抻剧情、制造戏剧性往往还故意较劲,成心跟观众的心态逗闷子。比如说明明西门哥和潘姐姐郎才女貌,特般配的一对儿,并且最后的大结局肯定也是要这两个有情人终成眷属,但过程肯定要非常三八,潘姐姐居然就被比西门哥差劲很多的老5用几个炊饼勾引得魂不守舍、绝情而去,观众看着西门哥为伊落得人憔悴、整日高唱“你快回来,我一人承受不来”的样子真是心碎。

    好不容易有一天潘姐姐炊饼吃腻了幡然悔悟,准备回到西门哥身边,却突然撞到瓶儿妹妹与西门哥在一起,只得黯然离去(其实瓶儿妹妹就是在小5那儿受了点委屈,来找西门哥借一个宽阔的肩膀诉诉苦,两人之间很纯洁,没什么,真的没什么,像Z爷爷和R阿姨之间一样,没什么)。

    最后,地球人都知道这是场误会了,但就不能让潘姐姐知道,不到她跟老5婚礼前的一刹那就不能让她明白……把电视机前的男女老少急得呀,可急有什么用,你只能坐那儿被动地慢慢看着,像太监看着六宫粉黛一样,有劲使不上啊!

    突然,霹雳一声震天响,来了救星超女郎。这下好了,大家有冤的伸冤、有仇的报仇,喜欢张三的、讨厌李四的、支持王二麻子的,建组织、找同伙,上网站、上大街,发短信、去现场,“各村有各村的高招”,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玩得那叫一开心、那叫一尽兴。你的偶像赢了,每过一关你都会狂喜,“军功章啊有你地一半也有我地一半”;你的偶像输了,她在台上抽泣:“我尽力了,我不后悔”,你在台下落泪:“我们也尽力了,没关系,我们永远支持你,耶”。多感人的画面,多动人的场景,申奥成功后有日子没看到这气氛了。此时此刻,你不仅是一个观众,你同时也是这出大戏的编剧之一、导演之一、演员之一(至少让你感觉是这样)。这么好玩的一个游戏,想不受欢迎都不行!

    四大另类话题之二:对超女粉丝的另类剖析

    粉丝们在台下玩得那么投入,难道真的只是偶像的力量吗?在电视里看了一眼LYC或ZLY,就这么快以身相许、托付终生了?十几年前追四大天王、几年前追F4,好像都没有这次这么急急渴渴、干柴烈火过,这次是怎么回事,高潮说来就来,还真让人有点不适应。

    其实粉丝们自己也未必明白,还是老崔叔叔在十几年前说的好:“我们有了机会就要表现我们的欲望!”、“我们有了机会就要表现我们的力量!”

    想一想吧,你手里何时掌握过真正的话语权,明星和富豪们到底该上多少税、我们每挖1吨煤的成本该支出零点几几几条生命、房价该涨还是该降、医院是救死扶伤的地方还是横征暴敛的地方、怎样保障山里的孩子们上课时没有生命危险、拆迁时拒绝搬走的钉子户是否就应该被一把火活活烧死……这些都有人征求过你的意见么?

    表现欲望、表现力量的冲动溢满了我们每个人的血肉之躯,无论这欲望多么渺小、这力量多么羸弱。

    哪怕他(她)只是一个孩子!

    哪怕这一切只是一场游戏!

    何勇在洪晃的电视栏目里力挺超女,让洪晃及很多观众大惑不解。是啊,一个那么反叛的摇滚青年居然会支持超女?没搞错吧。

    其实仔细想想也不奇怪,都是去进攻一个堡垒,只不过一种太尖锐、太先锋、太孤军奋战,举着炸药包就冲上去了,肯定会遭到强烈的火力;另一种太商业、太通俗、太收买人心,团结一大批人民群众在那吃喝玩乐、蹦蹦跳跳,对手就算看着烦也不能向手无寸铁的人群开枪啊,骂几句也就完了,保不齐个别意志不坚定的同志还会开小差出来跟你们一块儿HIGH呢。

    好了,粉丝们痛快了宣泄了之后,我想对你们说一说另外一件事。

    总决赛期间,各地有大量粉丝涌入长沙,为偶像助威,反正是暑假嘛。而说到了长沙,今年是抗战胜利60周年,不能不说一下抗战历史上著名的“长沙会战”。

    长沙会战是八年抗战中中日双方出动兵力最多(日军66万人次,中国军队100余万人次)、规模最大、历时最长的一次大会战。其中尤以第三次长沙会战最为著名。当时太平洋战争刚刚爆发,日本人在整个亚洲战场来势汹汹,在百日之内就横扫了盟国在东南亚所有的据点与要塞,驻扎在香港、新加坡、缅甸、印尼、菲律宾等地装备精量的英、美、荷等盟军部队在同日本的交手中一败再败。而就在中国的长沙,官兵上下均战前预立遗嘱:“成则以功勋报祖国,死则以长沙为坟墓”,抱必死之决心投入战斗,最后痛击日军,保卫住了长沙,取得了太平洋战争爆发以来盟军在亚洲战场的第一个胜利,震惊了整个世界,在二战历史上写下了我们中国人浓墨重彩的一页!

    前后共四次大规模的长沙会战,十三万中华铁血男儿精忠报国、永眠湘江岸边,六十年后的我们,不能忘性太大!

    长沙还拥有大量的历史革命景点:江天暮雪的桔子洲头上,伟大领袖青年时代经常与何叔衡、蔡和森等志同道合之友来此搏浪击水,探求真理,议论国事,并挥就了千古绝唱《沁园春•长沙》:“……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我们那些终日沉溺于流行歌曲和网络游戏的接班人们啊,不知这首诗词是否列入你们的课本,对你们来说,是否周杰伦的歌词更容易被记住?!

    湘江西岸,碧血丹枫的岳麓山上,矗立着辛亥革命先驱黄兴、蔡锷、陈天华等仁人志士以及大批在辛亥革命及抗日战争中阵亡将士的公墓。那些在轻歌曼舞中陶醉的孩子们,烈士墓前可曾留下过你们献上的一片花瓣?那些千里迢迢来此追星的孩子们,你们可曾知道这个城市曾经的血泪与硝烟?当你们为自己偶像一次比赛的失利痛哭流涕之时,在浓荫覆地、静谧清幽的岳麓山上,先烈们静静地躺着,沉默无语。

    超女不知亡国恨,青山有幸埋忠骨……

    和平年代,歌舞升平,孩子们(包括成人)有权娱乐。但缺乏金戈铁马、慷慨悲壮的激昂情怀整个民族就会缺钙,娱乐过度只能孕育出八旗子弟。

    对于现在这些在家长的过度宠爱下长大的独生子女们我必须忠言逆耳。

    四大另类话题之三:超女背后湖南卫视与央视的另类PK

    话题转一下,我们来谈谈媒体。

    先请大家原谅我在此又使用了恶俗的“PK”这个词,因为是写超女,所以故意用这个词,我承认在潜意识里大概还是有调侃的味道。其实我知道此处用词是不当的,PK是决斗、是淘汰,两个只能活一个;而湘军和中央军并没到这个地步,大家最多算竞争,都是为了繁荣文化市场、活跃人民生活嘛,结局肯定是双赢喽!(啊?你问争夺广告资源的事?眼够尖的)

    先来了解一下中国特有的电视台现象,与国外的传媒体制不同,中国的媒体还是全部都归党和政府所有,湖南卫视属于湖南广电局,而央视则属于国家广电部。尽管从级别上后者要高,但与前者之间并不是直接的上下级关系,因此双方的关系十分微妙。近年来湖南卫视异军突起,抢了不少央视的风头,像这次超女的主题“快乐中国”摆明了就是直指李咏的“梦想中国”,而且将活动带出三湘大地,跑到全国各地设分赛区,更是野心勃勃。设想如果超女以后还可以举办,而分赛区再能加上北京、上海的话,不得了!湖南卫视就将成为第二个央视,在全国的电视市场上呼风唤雨了!

    且慢,难道湖南卫视这么折腾就真的无所顾忌吗?不要忘了,即使你不在乎你的对手,对手的教练你就不怕?一个教练你当然也可以不怕,可这个教练同时还兼任着裁判员呢?他可以吹你犯规、罚你点球啊!

    还是要说到电视体制。很多年前大家都吃“皇粮”,而职责就是当好“喉舌”,弘扬主旋律、坚持正确舆论导向,没收视率什么事,因此无论你中央还是地方,省、市、县、镇,各级电视台之间相安无事。

    可现在不一样了。“皇粮”也还有,主旋律、正确的舆论导向也还要坚持,但多了个市场化,你必须拉广告了。广告主不是活雷锋,不是你随便拿个栏目、整个策划书就能可劲儿呼悠了。现在的客户,都有专门负责广告和媒体的部门,里面很多人就是从媒体挖过去的,门儿清着呢,多家监测公司的收视率数据分析结合观众口碑调查,你那个栏目到底有几斤几两是蒙不过去的。

    所以归根到底一句话:收视率才是硬道理。

    好象崔永元说过:“收视率是万恶之源”,这话很正确,与“收视率才是硬道理”不冲突。因为只有收视率高了才能赚到钱,而金钱从来就是万恶之源!

    但问题是我们现在拿万恶之源怎么办?铲除它?灭绝它?

    按照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当我们进入共产主义社会后,物质财富极大丰富,人类可以不再按劳分配可以按需分配,也就是说只要是你需要的东西你就可以拿走而不用买单,那时金钱自然也就退出历史舞台了。

    可惜啊,我们现在尚未进入共产主义,我们只好一面痛骂着万恶之源、鄙视着万恶之源,一面被万恶之源所诱惑,享受着万恶之源、追求着万恶之源!

    接着说收视率的提高。老百姓到底爱看什么呢?

    带颜色的东西肯定不行,那是高压电——不能碰。湖南卫视(咦?怎么又是它)搞过擦边球(栏目名称记不清了,内容是性感女郎报气象),结果挨毙了。

    凶杀暴力也不好使,哪怕你包装一个表现警察正面形象的外衣也不成,国家有规定,都赶出黄金时段了。

    明星八卦还可以,但不能爆猛料,毕竟人家签约公司经常饭局请着、红包给着,你报道谁谁谁成功转型啊、谁谁谁唱片大卖啊还可以,你要报道谁谁谁睡了谁谁谁或者谁谁谁被谁谁谁给睡了,等着吧,不是挨老拳就是吃官司。

    古装戏已经拍滥了,韩剧虽火但不能总使,毕竟是外国人,总还要有我们自己的东西啊!

    只有玩综艺加真人秀了!不违规、不犯忌,也不得罪人(是吗?)。

    洪晃在电视上谈到过,真人秀在国外出现之后就被认为是电视道德水准的下降,因为它的本质是为了满足人类潜意识中的偷窥欲望。

    所以我的观点是:对一场真人秀来说,不必来争论它是否低俗,低俗就是它的通行证!

    我们回来接着说湖南卫视和央视,超女的火爆直接影响了央视的收视率,央视岂能坐视!最起码先要把舆论造出来——超女节目格调低下、过于庸俗。

    被央视骂当然不怕,还能替自己赚眼球呐;但裁判问题必须考虑,万一被人找理由封杀了呢?

    它开始调整节目风格了:预赛中选手们袒胸露背、珠光宝气、充满酒吧风味的服装打扮全然不见了,选手们一律模仿港台的风格也要改变了,评委们尖酸刻薄的评论也没有了……所谓的“想唱就唱”,怎么可能!不是什么歌都能唱,男欢女爱、靡靡之音要减少,一定要加上一些励志的歌曲、加进民歌、加入主旋律。

    到了总决赛,那更是不得了啊:辉煌气派的歌舞表演啊,借德高望重的老艺术家之口加以肯定啊,进入医院慰问绝症患者啊,海外华人的祝贺与支持啊,我的天哪,比央视更央视,比春晚还春晚,看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我在前面讲过:这是个挺有意思的案例。湖南卫视的“以子之矛陷子之盾”之计比较耐人寻味。

    要说央视自己也不争气。

    还记得当年街谈巷议、风头绝对不亚于现在超女节目的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吗?不知现在还有几人关注?观看的人是为了欣赏选手的歌声还是看他们在知识问答时的张冠李戴?

    相声、小品逗乐不了观众(央视每年春晚都要安排一批职业叫好者混在观众之中带动大家鼓掌),可歌曲比赛、体育比赛(驴唇不对马嘴的现场解说)却能让大家前仰后合,真是绝妙的讽刺!

    春晚的假唱都说滥了,咱先不提。说到春晚的假叫好,真能把人气乐了。

    相声、小品与戏曲不同,在戏剧演出里,台下观众为演员的唱念作打所折服,想为之喝彩,但时机不对不能瞎喊,要在喉咙里忍着,等到了演员一落腔或者一亮“范儿”再马上迫不及待地喊出来。

    相声肯定不一样,观众在听的时候是无法预知自己会在何时发笑的,当演员突然将一个包袱翻底,观众先有一小楞、悟出味来了才会大笑,觉得只笑不过瘾,再鼓掌、叫好(请大家注意顺序,人肯定是先凭本能发出笑声,然后才能是鼓掌和叫好。笑是下意识的,要先来;鼓掌和叫好是有意识的,要后到)。

    所以戏曲里是叫好声提前候着表演,它在节奏上能紧紧贴上;而相声是要靠表演带出叫好声,两者之间存在着一个反应时间(哪怕很短暂)。

    老观众可以回忆一下过去的演出场景。

    年轻人没那经验可以想想平时看短信笑话时的情景,如果是一巨逗的段子肯定你是看完后大笑,笑起来以后你才可能自言自语或对旁边人赞叹:“NB!这笑话真逗!”如果某个人看短信时异常安静,看完后突然大叫一声:“好,乐死了!”然后再裂开大嘴笑:“哈哈哈哈”。旁边人肯定会拿他当弱智的。

    可你看看春晚,一个包袱出来,也许能逗乐观众的,但在观众大笑之前演员话音刚落没落的时候个别人的叫好声很突兀地就出来了(哎,现在的人们真缺乏敬业精神,造假都这么不靠谱)。

    你自己弱智没关系,可不该拿十几亿坐在电视机前的观众当弱智。

    连观众笑不笑、何时笑、怎么笑的事情都要来操纵,这算不算强奸民意?

    话说回来,对于那些不用这种手段也能逗笑观众的演员,这样做是不是对人家的不尊重?

    永远那几个导演、永远那几个演员,一个又一个的小圈子费尽心机就为维持住这个势力范围,顺我者昌、逆我者亡。陈佩斯当年在春晚留下了多少经典,就是现在他搞的那几个喜剧也是走到哪火到哪,可以说除了赵本山,陈佩斯比现在每年春晚频频现眼的那些所谓笑星都强一大块,但那又如何?说废你就废你!(写完稿后听说06年春晚终于要请陈佩斯了,暂不评论,看看再说吧)

    正好说到了赵本山,要不是市场号召力太强、动他会犯重怒,前一段还不是因为不听话差一点儿被封杀了!

    躺在功劳簿上墨守成规,听不得批评意见文过饰非,不在乎群众反应只揣摩领导意图,不用心钻研业务更热衷于办公室政治,照这样下去,央视快赶上中国足协了!

    挑了半天央视的毛病,其实真是希望央视办得好一些。我这样说不是做秀,绝对发自内心。有句老话:褒贬是买主!

    我是央视二十七年的老观众了。许多央视里的年轻工作人员那时恐怕还未出生吧?当时家里刚刚有了一台9寸黑白电视,记得是播放78年的世界杯(有很多人,包括央视里面一些搞足球的年轻人都认为央视是从82年开始播世界杯的,其实不然,78年央视就开始了,不过只播了两场,意巴的三四名及荷阿的冠亚军,没直播,当晚放的录像),邻居们挤破了门啊,盛况空前。之后从《加里森敢死队》(放到一半被禁)、《大西洋底来的人》这些热门电视剧,到奥运会、世界杯这些体育大赛,哪一次万人空巷不是在看央视;邢质斌老师的《新闻联博》、赵忠祥老师的《动物世界》、沈力老师的《为您服务》、陈铎老师的《话说长江》,哪一个会被我们这些央视的老FANS忘掉?

    就是现在,央视的许多专业频道的水准也是非常不错的,比如4套、10套、新闻频道、音乐频道、戏曲频道等等,也出现了陈伟鸿、王志等一批真正优秀的主持人。现在的问题是你用李咏、毕福剑去PK何炅、李湘、汪涵,先不说是否能打赢,就算占了上风,意义何在?你是用湖南卫视的方法去打败湖南卫视,那到底是央视的胜利还是湖南卫视的胜利?

    你在街上拉客,别人也会在街上拉客。要想客人不落入她人之手,你有两个办法:办法一、与警察串通,扫黄时抓她不抓你,垄断客流;办法二、比她更风骚,把客人抢过来。如果你不采取这两招,只是一味指责人家的裙子太短或领口太低是没有用的,人家会说:都是出来卖的,谁说谁呀!

    也许央视也有难言之隐吧!政治上要谨慎,经营上也不能松,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摸着石头过河、带着镣铐跳舞,又要……,又要……

    但无论怎么说,非常希望中国所有的媒体人(不管你是中央级的还是地方级的,不管你是平面类的还是视听类的,不管你是做节目的还是拉广告的)都想一想,在这个时候,我们应该同流合污,还是洁身自好,还是挺身而出。

    应该给崔永元、洪晃他们鞠躬致敬,在现在的中国媒体人之中,有本事的挺多(至少一个个牛烘烘的都自认为很有本事),有良知的太少,所以他们的声音才显得那么宝贵。

    四大另类话题之四:另类之眼看超女歌手及评委诸君

    实事求是的说,这些姑娘们简直就是一群小精灵,难怪很多中老年人也对她们非常喜爱。我觉得她们如同一片花海,姹紫嫣红、鲜嫩欲滴。

    李宇春人淡如菊,“我花开后百花杀”也暗合了她最终的王者地位;周笔畅“小荷才露尖尖角”,清新脱俗、无人能敌;张靓颖是这个“夏日里最后的一朵玫瑰”;俏何洁“人面桃花相映红”;纪敏佳的外貌和性格使她的前进道路注定不会太平坦,这次终于“梅花香自苦寒来“;黄雅莉就如一朵“野百合”,在山谷的寂寞的角落里勇敢地闯出了自己的春天;如果叶一茜是“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那易慧就应该是“清水出芙蓉”…………

    够了,我不想再写下去,因为我越是写着她们的可爱,越是有一股惆怅涌上心头。因为这次比赛之后,她们就不能再做自己了,她们必须要扮演媒体和歌迷眼中的那个自己了。

    更何况她们之中的绝大部分将踏入娱乐圈。娱乐圈——那是怎样的一个大染缸啊!当更多的名与利被她们获得的同时,她们自身的芬芳宁馨恐怕也渐渐地随风飘散了。

    说到娱乐圈,里面被超女搅了局的人肯定有不少,看看这些年许多被推出的女歌手,唱得不知所云,红得莫名其妙。频频上镜、处处露脸,重金打造的MV,疑问重重的排行榜。明眼人都知道,她们是靠什么红的。

    好了,不说太恶心的事,免得大家想吐。接着说超女,点评一下三甲。

    李宇春。她就是女人中的刘德华,与华仔一样,两人的音域都压缩于中低音区那一小片,永远呜呜咽咽,嘹亮不起来。按说这种嗓子是唱不了歌的,但问题是人家两个同样都很帅,都很会摆POSE,因此想不红都不可能。广大人民群众坚决不答应!

    下面必须说一说关于青春期的事。在这个阶段,无论男孩女孩,荷尔蒙超旺盛,必须有一个出口释放。对于男孩来说,这个出口就是暴力,包括打架、体育、棋牌、网游等许多方式。你会问:这些都是暴力?听我慢慢解释。

    打架不用说了。体育比赛从来就是“和平年代的战争”,体育比赛和棋牌都充满了对抗,大家的目的都是要杀死对方(只不过根据规则不同,杀死对方的方式和表现会有所不同)。当男人年龄增大日趋成熟后,可能会喜欢研究其中的步骤和手段,都结果不是很在意。可对于孩子们来说,结果就是一切。赢了你,欢天喜地;输给你,世界末日。

    电游就更不用说了,所有最受欢迎的游戏全部是杀戮型的,不管是使用枪支弹药还是飞机大炮,抑或刀枪剑戟这类冷兵器,或者是现实生活中根本不存在的神奇武器,只要能把对方杀掉,就会有无穷的快感,令人如醉如痴,欲罢不能。

    讲一个有意思的事:笔者参加过许多商业会议,本来就是普普通通的商业活动,根据市场情况、竞争对手情况做些安排就可以了,事实上事情也是这么做的,但与会的架着金丝边眼镜的白面书生们使用的所有语言全部都是打打杀杀,搞得跟黑社会一样,看来真的商场如战场,现在几乎所有的商业操作用词都军事化、暴力化了。年轻时因为荒唐,亲历过一些真正打打杀杀的笔者(那会儿十年动乱嘛,社会就那样),不由得想起《英雄本色》中小马哥所说的一句话:“现在的江湖,已经不是我们那会儿的江湖了。”

    跑题了,接着说青春期的荷尔蒙,说过男孩该说女孩了。女孩们的出口就是迷恋加幻想,必须要疯狂地追逐一个偶像,不管他(她)是歌星、影星还是球星,男人、女人还是中性人,只要看上,彻底疯狂,一旦拥有,别无所求。难怪全世界惊声尖叫的各类狂热粉丝中,绝大部分都是女孩子!既然国家还不准备修改婚姻法降低结婚年龄,你就得允许人家宣泄,要不憋坏了算谁的!

[焦点评论]引发争议的关于“超女”的四大另类话题[已扎口]

    现在大家明白偶像派的魅力为什么那么大了吧。有不少人质疑李宇春的歌唱实力,更有人称其音色为“犀牛音”(大概为了和张靓颖的“海豚音”对比吧)。这样做其实不太厚道,对于一个小姑娘也忒不公平。

    想一想四大天王吧。除了张学友,那三个加在一起能把五音凑齐了吗?可人家就能红得发紫。你唱功好有什么用,老一点的吕方黯然消失了,晚一点的郑中基只玩电影了,就一个李克勤忍辱负重许多年,最近刚刚缓上来口气,也还多亏了谭校长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所以说歌手红不红跟唱得怎么样没多大关系,就像演员红不红跟演技怎么样没多大关系一样。不信你瞧那些所谓的影视巨星们,真论起演技,有几个配给北京人艺拉幕?!

    又扯远了。接着说周笔畅,总觉得她跟这个圈子不搭界,看看她的名字就知道,家里人本来是希望她成为一个知识渊博的小才女的。但既然现在已经这样了就只好将错就错吧,不过笔畅自己应该清楚:你到底想要的是什么?别太早给出答案,你还年轻,充实自己是最重要的。看得出你很有灵性,我要对你说的是:流行歌曲不是音乐的全部,音乐也不是文化的全部,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笔畅,你不应该仅仅满足于做一个歌手。

    对于张靓颖,我突然无话可说,也许她压根不该属于这场闹剧,甚至,也许她不就该属于这个国度。

    尽管对评委和选手之间的关系存在很多传言,但我宁愿相信:所有的评委都是真心爱护这些可爱的女孩子的,他们就是这些美丽花朵的护花使者。

    谈谈我眼里的这些评委吧。

    首当其冲就是黑老师。他是总决赛评委中最懂音乐的一个,也是最想仗义直言的一个,许多时候他做了违心的选择,但我们不该对他求全责备,换了你我在那个位置做得可能还不如他呢。毕竟主办方请你来是一起操盘的,不是来砸场子的,每行每业都有一定的游戏规则,大家还都要在这个圈子里混呢。

    在张靓颖的《阿根廷不要为我哭泣》唱完之后(我觉得如果用一种真正高标准的要求来衡量她的话,这次比赛她只有这首歌唱得还比较出色,尽管里面没有“海豚音”),黑老师曾说过“她在用灵魂唱歌”,齐了,无论对张靓颖,还是对黑楠,有这句话,就足够了。

    再说何老师。他的娃娃脸和节目风格很容易让人以为他是一永远长不大的大男孩,那你可就错了。其实何老师颇有心机,八面玲珑。如果说黑楠、柯以敏身上还存在着很多文艺界人士的感性和直率的话,那同样混在演艺圈的何老师身上却已经有了不为人查的官场城府。如果某天传来他在仕途上飞黄腾达的消息,我一点也不会吃惊。

    夏老师慈眉善目,大好人一个。

    下面说说柯以敏。我特意没用柯老师的称呼,因为我不想谈评委柯老师,我要谈歌手柯以敏。

    谈到歌手柯以敏,不能不谈另一位歌手李玟。柯以敏与李玟年龄接近,差不多同时出道,而且签在同一家公司旗下,彼此之间多少有点较劲(有一点超女的感觉不?)。

    当年很多的业内人士更看好柯,嗓音条件出色,少时英国的科班音乐基础教育,来台发展之前在马来西亚的演唱经验,她不红谁红?然而造化弄人,几年下来,柯以敏的发展也不能说不好,但总感觉好象还差那么一口气,而后来的结婚生子,更是令其几乎被淡忘,尽管后来复出了,但大家想想,若无此次超女事件,大陆歌迷有几人识君?

    反观李玟,以性感身材及热辣舞资取胜(当然,她的唱功也并不算太差),步步为赢,人气大涨,尤其凭借为《卧虎藏龙》演唱的主题曲成为第一位获奥斯卡提名的华语流行歌手,也是唯一一位在奥斯卡颁奖现场演出过的华语歌手。才几年的工夫,天后级别了。

    我前面讲过:歌手红不红跟唱得怎么样没多大关系。

    去年柯以敏出了一张翻唱专缉,全部翻唱刘家昌、薛岳(台湾歌手,因病36岁英年早逝,与指挥长沙会战的抗日名将薛岳同名)、张学友、张镐哲、陶喆、孙楠、吕方、熊天平等著名男歌手的经典曲目。这绝对是一张有水准的唱片,融合了很丰富的曲风,其韵味远非迪克牛仔之类的翻唱可比。

    里面有一首是通过电脑合成的柯与刘文正的对唱,听来恍若隔世啊!

    最后我想谈谈超女总决赛的音乐总监山河和伴奏的红色浆果乐队。

    对于大部分歌唱比赛来说,选手将谱子交给乐队,到时乐队照着奏、歌手照着唱罢了。可这次比赛不同,每场总决算都是一台晚会(还得是那种不带假唱的),那么多不同嗓音风格的选手,那么多五花八门的歌曲,有许多还需要重新编配做出新感觉来,独唱、对唱加合唱,流行、民族、阿安必,真不是一省事的活儿。

    超女大幕落下后到了评论时间了,七嘴八舌,声音不少,说选手的,说评委的,说粉丝的,说天娱的,说蒙牛的,说湖南卫视的,就是没人说乐队,说音乐编排,哪怕是提出批评意见呢?

    所以说:在这场以音乐名义举办的全民闹剧秀中,音乐其实是最不重要的!

    尾声、告别的年代

    超女的比赛我都是事后看的录像。

    总决赛那晚,我来到首体,等候罗大佑。

    最后一支歌是“亚细亚的孤儿”,因为已经是返场了,所以当大佑说这是最后一只歌的时候那就别抱幻想了,就是最后一首了。

    没想到他用如此感伤的曲目作为结束,到底是大佑啊!

    亚细亚的孤儿在风中哭泣

    黄色的脸孔有红色的污泥

    黑色的眼珠有白色的恐惧

    西风在东方唱着悲伤的歌曲

    亚细亚的孤儿在风中哭泣

    没有人要和你玩平等的游戏

    每个人都想要你心爱的玩具

    亲爱的孩子你为何哭泣

    多少人在追寻那解不开的问题

    多少人在深夜里无奈地叹息

    多少人的眼泪在无言中抹去

    亲爱的母亲这是什么道理

    亲爱的母亲这是什么真理

    我远远地望着大佑,在渐渐亮起的灯光中,在慢慢散去的人群中,默默地对他说:“现在的江湖,已经不是我们那会儿的江湖了。”

    (全文完)

标签: 超女 争议 引发 另类 四大

作者头像
admin创始人

上一篇:九江恋上吴奇隆——戏里戏外(完整版)
下一篇:九江[流行偶像]引发争议的关于“超女”的四大另类话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