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江发现女儿也患上同一种癌之后,父亲消失了(转载)

  【导语】遗传是最可怕的现实!年仅18岁的张怡和父亲张诚,相隔四年,相继患上腮腺瘤。家境贫寒,为了让女儿活下去,父亲却消失藏匿在了茫茫人海。而昔日依靠父亲大象般保护的幼象,也终于懂得了父爱的厚重……

患上

  和爸爸患上同一种癌症

  我叫张怡,小名象象,18岁,爸爸张诚是一名普通的货运司机,常年在外奔波,妈妈则是一名家庭妇女,爸爸小时候学习成绩非常好,可惜家里没钱供他,初中毕业就辍学打工。他酷爱读书,闲暇时也老喜欢读读散文诗歌,为此他也没少被奚落。

  “从今天起/做一只可爱的小象/阳光洒下/四周都是勇敢与坚强/喷出七色彩虹/从明天起/做一只茁壮成长的小象/月光洒下/丛林里都是荧光/还有清澈的河……”爸爸的这首诗叫做《致象象》,是我六岁的时候,爸爸专门为我写的,我骄傲地倾听着、跟着读。

  然而,这任性的幸福,在两年前被病魔击成了碎片。

  那时,爸爸无意间发现面部侧面有个硬结,不痛不痒,服用消炎药后,肿块不但没有消失反而不断长大。两个月后,他在医院被确诊为腮腺癌,医生说脸侧面布满神经,如果得不到及时的治疗,癌细胞可能会迅速转移。爸爸经历的痛苦,当时只有14岁的我根本无法体会。直到3年后,我也被同样的病魔击中,我才感同身受。

  爸爸做完腮腺切术手术后,紧接着开始了痛苦的化疗,他几乎吃不下任何东西,体重从150斤暴瘦到了110斤,我爸妈省吃俭用积攒下来的积蓄花光不说,还欠下了10几万的外债。而不懂事的我却因为羡慕同学漂亮的衣服、发卡,不停跟爸妈要钱,而他们却只肯给我生活费,我的青春期在周围女孩的对比下,黯淡无光,于是我越发叛逆。早恋、上课睡觉,成绩大幅下滑,老师忍无可忍找到家里,那时爸爸把我叫进来,我还以为他会打我,然而,他抬起的手,却又颓然放下,“闺女,你得好好学习,爸妈在这方面帮不上你什么……”,这种千篇一律的说教我早听腻了,一脸无所谓。其实,那些日子,爸爸除了做化疗,还每天骑车电动车到车站拉客,拉到一个客人能赚到5块钱,一天跑个十多趟,妈妈则到一家鞋店当导购,在我眼中,家里似乎完全没有癌症患者。

  在爸妈谎言铺就的“正常”日子里,一晃3年过去了,一天我照镜子,发现自己脸侧也长出了一块疙瘩,爸爸非常紧张,马上带我去医院检查,看着爸爸在漫长的队伍中排队挂号、排队候诊、排队缴费,在医院的4个多小时里,我叛逆的心也生出了一丝感动。等到检查完,医生说报告要四天后才能出来。这四天中,爸爸每天都跑一次医院,去询问是否结果出来了,看着爸爸焦虑的神情,令我莫名地紧张。

  四天后,结果出来了,经医生确诊,我得了腮腺瘤。妈妈一听顿时泪流满面,我也接受不了这个残酷的现实,情绪崩溃,彻底绝望了。爸爸拿着化验单,更是难以置信,他蹲在医院的走廊里,嘴里嘟囔自语:“怎么会这样?”那天,他嚎啕大哭的声响,比病魔的声音更大,更让人绝望!

  劫难纷至沓来,爸爸消失了

  不愿意相信我也换了同一种癌的爸爸,在家里外债还没还完的情况下,再次开始四处借钱,终于又借到了6万多。“闺女,我们这次去市里的大医院检查,兴许是原先医院检查不准呢?”爸爸声音里含着一丝企盼。

发现女儿也患上同一种癌之后,父亲消失了(转载)

  紧接着,爸爸打开了手机,指着里面一款以大象为图标的手机软件,语重心长地说:“上次兴许没遇上专家,这次我们一定挑个最权威的医院和专家!”说着,爸爸开始在手机软件里查找相关的信息,10分钟后,爸爸选定了一位国内知名的专家,并立即手机预约支付了挂号费。

  两天后,爸爸带着我到了市里的大医院,看着人山人海的看病者,到处都排着队,我习惯性地走向了挂号处,这时,爸爸拉着我径直走向了4楼的专家看诊室,笑着说:“闺女,这回我们走的是VIP通道,虽然没多交一分钱专家挂号费,但是可以凭着手机里的预约凭证,直接去肿瘤科分诊台,在那里直接安排去看专家。”看着父亲勉强装出的笑容,我此时此刻却一点也乐不起来,毕竟这可能仅仅意味着我等待癌症再次宣判的时间,缩短了。

  此时,我的脑子里听不到任何声音,听到的只是爸爸手机里传来的候诊提醒——您之前还有6位患者等待就诊、您之前还有5为患者等待就诊……您之前还有1位患者等待就诊。

  20分钟后,我和爸爸从专家诊室里出来,去做检查,爸爸拿出手机,再次打开了那个大象图标的手机软件,一口气将这些检查费用全部支付掉后,领着我迅速做完了各项检查。这次,从进入医院、候诊、看专家、付费、检查,虽然相比第一次的4个多小时,少了近3个小时煎熬,但是,其实我们都知道,再次确诊为腮腺癌的概率接近100%,这次来,只是侥幸的心理作祟而已。

  上天最终还是没有眷顾我们,回到家第二天,爸爸手机里的那个大象图标的软件来了消息,提示检验报告已出,爸爸当着全家人的面缓缓移动手指,点开了手机里的检查报告,结果一目了然,我最终还是被确诊为“腮腺癌”……

  一个月后,我进行了第一次手术,爸爸握着我的手:“别怕,爸妈都在外面呢!”这时,我依旧不知父亲也得了同样的癌症,更不知道一个癌症父亲怀着怎样的心情,把患着同样癌症的女儿送进手术室。

  就在爸爸以为我已经度过了生死劫时,两天后的CT检查发现,我的腮腺肿瘤没有切除干净,还要进行第二次手术。看着父亲痛苦的表情,我欲哭无泪。在我手术前一天,我无意间在那个以大象为图标的手机软文里,看到了为我治病,爸爸用手机支付的费用记录,借来的六万多块钱,已全部用完,如果要再次手术,钱真的不知从哪里来。“闺女,你放心,爸爸一定把你的病治好!”父亲握着我的手,坚定地说。

  接下来的几天,爸爸白天四处凑钱,晚上过来陪我,累了就趴在病床边睡会。第五天时,爸爸拿着八千块钱交给了妈妈,妈妈问这钱哪里来的,他闷声说了句“这你就不用管了。”第六天晚上,当爸爸拖着疲惫的身躯来看我时,我发现他脸部突然浮肿了,第二天逼着爸爸检查,检查结果发现他的癌细胞已转移到肺部,此时爸爸的病情再也隐瞒不住。

  对于我来说,这简直是晴天霹雳,同样行走在悬崖边上,同样在病魔嘴边挣扎,爸爸却在之前几天连续去找血头卖血,直到身体实在太虚弱,症状复发,病情加重。几天后,专家给我们父女做了会诊,最终确定我的症状较少,先为我实施手术,费用4万元,父亲的手术费用6万元。对我们家来说这无疑是雪上加霜,爸爸卖血的这笔钱加上新农保报销出的一部分钱,勉强只够一个人做手术。就在全家为钱发愁时,一个早上,爸爸不见了,在我的枕头下,有一张爸爸的留言条:闺女,一定要听你妈和医生的话,不然爸爸就再也不回来了。

  我们全家都疯了,生怕爸爸会做出傻事,找遍了爸爸所有可能去的地方,都一无所获。一个月后,妈妈收到了一张来自郑州的四千元汇款单,直觉告诉我,这一张汇款单是爸爸寄来的,我不敢想象爸爸残弱的身体如何赚钱,难道又去卖血?第二天我给妈妈留了张“我去找爸爸”的短信,径直踏上了去郑州的火车,我会告诉他:小象必须和大象在一起,才能茁壮成长,我再也不任性,我要和爸爸携手闯过阴霾。

  小象反哺,一起幸福地活下去

  当我孤身一人来到郑州,寻着汇款的地址四处打听,却始终毫无音信,一周后我身上的钱用光了,不得不回家,看到我进门,妈妈抬手就想打我:“你们爷俩是想把我急死吗?”

  “妈你放心,从今天起,我一定配合治疗,等我好了,我爸就会回来的。”这是我用生命读懂的爱。就这样,一张汇款单,让我瞬间长大。

  手术成功后,我开始在微博、微信发布寻找爸爸的消息,意想不到的是得到了很多人的关注,然而打爸爸的手机,却永远是关机。第二个月,妈妈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说是爸爸的工友,让我们赶紧去郑州接他。在一个建筑工地的临时板房里,我看到了消失了许久的父亲,骨瘦如柴、眼窝深陷,他缓缓睁开眼睛,“爸好着呢,不哭、不哭。”其实,父亲本来想在郑州找个司机的活,但是工资要年底才能结,为了让我们母女每月能生活,还能还掉一部分债务,他只有做最辛苦的搬砖工,这样工资可以日结,攒了钱就可以马上寄回来。终于有一天,爸爸晕倒在工地,工友们这才从爸爸关机的手机里找到我们。而从他口袋里里,还找到了一个本子,里面写的不再是附庸风雅的诗,而是秘密麻麻的记录着每天的生活开支:卫生纸1.5元/摘菜2元/馒头1元……平均父亲每天用在自己身上的开销只有5元钱,在厄运面前,父亲用自己的生命余光保护着我。

  我和妈妈带着爸爸回到了家,而我们父女同患一种癌症的,爸爸为我藏匿起来的故事传遍了我的学校,学校师生给我们父女捐款5万多元,越来越多的人也加入了救助我和爸爸的行列。这款大象图标的软件也通过自己的平台,把我和爸爸的故事传播出去,不久之后,就有好几个知名专家主动联系,主动要为我和爸爸进行会诊,这时我才知道这款叫“大象就医”的软件,能帮我们这么多。幸运的是,专家会诊后,爸爸的身体虽然很虚弱,但是病情没有进一步扩散,治疗得当,完全可以和我一样,恢复正常生活。

  我在爸爸的病床边支起来一张小床,带着前一晚熬好的粥,一口一口地喂他吃下,扶着他到楼下散步,我的手机里也多了一个以大象为图标的软件,在爱心人士和“大象就医”的帮助下,这次换做我守护爸爸,我和妈妈一人拉着他的一只手,一家人在一起,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事情。

标签: 患上 同一 消失 父亲 女儿

作者头像
admin创始人

上一篇:九江好好生活,活出精彩
下一篇:九江给力网赚欢迎你的加入(转载)

发表评论